L 十月 2017 - 浮士德生活誌 


走出店外,我拿起手機朝群組裡敲著字:「喂!這鳥人的叉燒比想像中還多,吃完超飽的啊!」
 


記得第一次坐在蘭丸裡頭吃清湯醬油拉麵時,喝下第一口湯,我瞪大眼睛轉頭看著朋友說:「淦林良咧!這三小!鹹到太靠北了吧!」 

羊毛與花

現代,台北。



店員將麵送到了我桌上。
 

 
為了避免被送入火葬場,警語寫在前頭,千萬不要手滑亂點。
 


那天朋友透過微信告訴我,麗江可是豔遇之城,出發前務必把身體養好,該帶的東西帶齊,以免扼腕。